欢迎访问重庆市残疾人联合会网站
无障碍版
纯文本通道
内部系统入口
首页  > 自强人生作品展示
相关分类



beginsound
我一直坚信,爱在左右
发布单位:重庆市残疾人联合会 发布时间:2017-07-11

那是2017年6月28日的清晨,当我睁开朦胧的双眼习惯性地浏览微信,朋友圈里铺天盖地的《人生实苦,请你足够相信》猛地撞开了我的心房。那个架着双拐踏着荆棘的残疾学生魏祥、那个饱受夫亡子残之痛却在悲凉中露出微笑的魏母、那个充满仁爱播撒希望和爱心的清华招办,就这样鲜活地跃然手机屏幕,搅动了我的一汪泪泉冲开了我记忆的匣门。

我仿佛又回到了恶梦般的38年前:1979年的那个夏天,一场灾难从天而降,我们全家6口人一夜之间全部致残,从此踏上了一条滴血的荆棘之路。年仅30多岁的父母拖着残疾的双腿和4个病残的孩子在苦难和绝望中挣扎扑腾了整整10年,他们引领着全家用血和泪开辟了一条惊心动魄、绝处逢生的天路。不觉痛苦,有泪可挥。

命运的手掌随时翻云覆雨,坚强的父母却始终坚韧不拔。试想想,很多父母因为一个残疾孩子穷其一生、一辈子心力交瘁,有的父母甚至因为不堪残疾子女的负累而劳燕芳飞。可我的父母,他们不但自身双双残疾行动不便,还要承受4个孩子残疾的万箭穿心之痛,父母拥抱子女、子女依偎父母成了我们姊妹四人此生的奢望和缺撼。在那样的日子在,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世界以痛吻我,我要报之以歌“。

我的父亲是一个坚贞不屈有远见卓识的农村汉子,母亲是一个勤劳善良忍辱负重的家庭妇女。从天而降的灾难虽然让他们一夜之间焦白了头发痛出了皱纹,但他们却直直地挺住了。在那阴雨密布的日子里,父亲拄着竹棍拖着残疾的双腿四处做小生意,母亲拄着竹棍到承包的自留地种菜,哥哥拄着竹棍捡狗粪干农活。我一边自学,一边爬行着到田间打猪草,还承包了家里的一日三餐。我们把各自的悲伤压在心底,因为唯有干活和读书,我们才能在绝望的困境中看到一丝亮光和生机。

我们绷紧那根生无可恋的生命之弦,用尽洪荒之力企图闯开一条天路。拼命读书成了我们突围的唯一出路,我们在知识的海洋中忘却了悲伤和自卑,筑起了决以死战的信心和决心。我要感谢我的父母,在那些艰难的日子里,他们不但坚守了彼此的爱情,还用血和泪为我们打造了一艘梦想的小船。我要感谢我的亲朋好友、老师同学同事,让我友谊的小船永远徜徉在爱的海洋。

理想丰满,现实骨干。20世纪的80年代,只有百分之几的高中毕业生才能考进大学,那时我们的国家还没有出台专门的残疾人保障法,残疾考生进入大学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我的哥哥1981、1982两年高考成绩都很优秀,均因身体残疾落榜。每次落榜后,哥哥都会坐在家门口的石凳上望着天空发呆,而我的心也会跟着一阵阵绞痛。倘若轻度残疾的哥哥都不能被录取,那拄着拐杖的我又将何去何从?1983年,哥哥再一次考出全县前10的成绩,又喜又忧的哥哥一本正经地对父母说:如果这年他再没有被录取,他发誓再也不参加高考了。

那一晚,我们全家彻夜无眠。第二天,父亲做出了一个重大决定:他要带着哥哥亲临省高校招生录取场。那天早上,父亲和哥哥提着换洗衣服揣着几个鸡蛋,拖着残疾的腿步行30多里路赶到县火车站,偷偷爬上去省城的火车。蓬头垢面的父子俩在省招办大门口守了3天3夜,上演了一场情感大战。终于,四川工业学院破格录取了哥哥,哥哥有幸成为我们县第一个考进大学的残疾学生。

哥哥的录取让我看到了无边的希望。我的残疾比哥哥严重得多,必须靠拐棍和别人的搀扶才能行走。我曾两次休学、1次落榜、1次补习。当身边的残疾小姐妹们为了生存不得不早早出嫁时,我一直坚守着心里那份纯真的梦想。1988年,我考了487分的成绩(未上本科线),我的精神在那一刻差点崩溃了,身体本残疾、分数又不高,谁要我呀?可我的父亲和哥哥并没有放弃,他们父子俩再次风尘仆仆赶到省高考招生现场,重演感情大片。他们的游说感天动地,他们的请求声泪俱下。所以说,人生实苦,但我一直坚信爱在左右,希望总在下一个拐角处。在父亲和哥哥的真情打动下,座落在我家乡的重庆师专数学系向我开启了希望之门。

我还记得1988年的那个夏天,重庆师专的两个年青男老师受学校委托来到我家里,实地考察我的身体残疾状况能否顺利完成学业。当他们看到我拄着拐杖艰难但麻利地扫地做饭时,他们当场含着热泪将录取通知书发给了我。那一刻,我泪如泉涌。我非常庆幸自己10年的坚守和努力终于换来了人生的逆转。我知道,从此,我的人生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我再也不会像同村的残疾小姐妹那样坐在箩筐里出嫁,我也不会像别的残疾女孩一样无奈地成为传宗接代的机器。在布满荆棘的路上,虽然也会摔得鼻青脸肿,但晶莹的泪珠会让我的伤口结成一朵朵小花,这些小花将盛开在我的人生路上。

重庆师专座落在黄瓜山脚下下,校园内到处是斜坡和台阶,我的学习生活面临着极大的不便,而我的父母正在为全家的温饱奔波,根本不可能陪读。为此,系里专门把我安排在一楼宿舍106,还安排了心地善良勤劳朴实的同学照顾我。按学校规定学生宿舍本来是一年一换,可我在106一住就是3年,享受着温馨的关爱。同学们成了我的“拐杖”和“闺蜜”,她们挽着我的手漫步在桅子花盛开的校园,我用拐杖和脚尖抚摸着校园的每一个角落。

师生们无尽的关心关爱让我孤独的心长满了绿荫。我在校报上发表了处女作《我从山那边来》,表达了我来自残疾人群体愿意服务残疾人群体的情怀和初心。你若盛开,蝴蝶自来。我的爱情之花也悄然盛开,在班里自发的爱心服务队里,一名男同学走进我的世界搅和我了内心的一池春水。从20世纪到21世纪,我们已经携手走过了26年的人生里程。

无论是我和哥哥,还是魏祥,我们在全国8500万残疾人中都是相当幸运的。魏祥遇上清华,我遇上重庆师专,哥哥遇上四川工业学院,这些都是我们人生路上的教育情缘,我们都应该深深感谢这个时代感谢这个正在腾飞的国家和民族。因为一个国家和城市文明富强的标志不是取决于强者的高度,而是取决于弱者的地位。国富民强的祖国就是我们实现“平等、共享、参与“梦想的强大支撑。

习总书记曾深情地说“残疾人是一个特殊的群体,需要格外的关心、格外的关怀”。随着国家对残疾人群的关注度越来越高,不公平现象逐渐消失。各种保障措施的出台、基础设施的建设以及财政投入都给残疾人带来了温暖,带来了希望。以魏祥同学的个案为例,《中华人民共和国残疾人保障法》和《残疾人教育条例》明确规定:中等学校、中等专业学校、技工学校和高等院校,必须招收符合国家规定的录取标准的残疾考生入学,不得因其残疾而拒绝招收。

也正是因为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残疾人保障法》的保驾护航,大学的校门终于向残疾高生敞开了大门。魏祥的母亲再也用不着泪洒录取场,因此魏祥写给清华大学的求助信也不是乞求权利的平等,而是上升到了一个有关精神有关尊严有关情感的层面。清华大学在自觉执行残疾人保障法的同时,给予残疾学生更为厚重的精神激励和文明共享,这些都充分昭示清华大学已经走在扶残助残的前列。

但是,魏祥同学致信清华大学请求“带母上学”的事件引发了我更深层次的思考。一张录取通知书只是一张门票,一个房间也只是一个遮风挡雨的场所。魏母陪读,确实解决了魏祥生活上的一切不便,魏祥也会在母爱的庇护下顺利完成学业。但是,没有人懂得在魏祥的内心深处,比起母亲的陪读,他更希望同学们的友情相伴,他更希望与同学们携手同行,共启机会之门,推开幸福之窗。

让我们一起来欣赏这样一个场景:在美丽的清华大学校园, “水木清华”环拢着一泓秀水,一群朝气蓬勃的清华学子推着魏祥迎着阳光走向课堂、踩着红叶走进食堂、浴着晚霞漫步校园。他们用爱的芬芳为魏祥送去温馨的服务,他们每天为魏祥呈上可口的饭菜、整洁的衣物、飘香的书本、暖暖的开水,魏祥坐着轮椅如一只蝴蝶在校园里自由穿梭。我想,这才是这个世界最应该有的温美。

38年的残疾生涯,26年的残疾人工作经历。我曾撕心裂肺地哭喊过,也曾泪流满面地绝望过,我曾默默无闻奉献过,也曾撸起袖子加油过。但我一路走来,绿树成荫,爱心满满。人生实苦,但我一直坚信爱在左右,爱在路上……

作者:林梅

© 2015 重庆市残疾人联合会 地址:重庆市江北区盘溪路406号附10号(江北石子山体育公园内) 邮编:400021
电话:023-63651188 隐私安全 技术支持:重庆方德 渝ICP备14002147号 今天的访问量为:931 人 当前在线人数:289 人 总访问量:428621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