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重庆市残疾人联合会网站
无障碍版
纯文本通道
内部系统入口
首页  > 自强人生人物风采
相关分类



beginsound
一生没能正常走过路——鲜敏,现在“飞起来了”
发布单位:重庆市残联 发布时间:2018-08-15

鲜敏展示她的无人机 (许真学/摄)

无人机“隼”-6120研发成功,四G图传技术全球领先



“我所追求的就是精彩的人生。精彩第一,其他其次。”

“我一生没能正常地走过路,特别想尝试一下飞起来的感觉。”

“工业无人机让农活变得更轻松、让工作变得更高效的那一天,已经到来。可喜、可庆,自己是推动其进步的一员。”


当她踩着茶山的石板路,一瘸一拐地走来,所有人的好奇心顿时被勾了起来。 眼前这个剪着齐耳短发的中年妇女叫鲜敏,是个见谁都会咧嘴一笑的人,性格开朗、说话爽快,典型的重庆女人。

因为从小患有小儿麻痹症,鲜敏的右腿无知觉,萎缩后比左腿短了6厘米,因此,每挪动一步,她都要将身体扭动得很厉害,才能让自己尽可能地保持平衡、不摔倒。但就是这样一个人,一生却从来没有停下来,并在年近50岁时第三次踏上创业路,成立了重庆首个本土无人机公司,研制出多款工业无人机。

鲜敏说,她所追求的就是精彩的人生。精彩第一,其他其次。


19岁:“生命以痛吻我,我愿报之以歌”

1968年,鲜敏出生在重庆市巴南区石龙镇,一岁多时被诊断为小儿麻痹症。那时症状还不明显,在身为音乐老师的母亲的教导下,鲜敏凭借一副天生的好嗓子,在学校歌唱队伍里崭露头角,成为孩子们的“榜样”。

1987年,鲜敏考出471分的成绩,超过了当地医学院的录取线。但她却收到了因残疾被拒录的消息。这个消息给了从小自信的鲜敏当头一棒,她第一次意识到,一切的梦想都可以通过努力实现,唯独“残疾”这件事她无能为力。

被拒录后,鲜敏一家没有“坐以待毙”,他们写了上百封信,向各级残联和招办求助,第二年他们得到了回音。1988年,鲜敏二次参加高考,507分的成绩又超过了医学院的录取线,但因为当时对医生的要求更为严苛,鲜敏被调剂到渝州大学数学系。

1991年,鲜敏大学毕业,她拿到了学校的留任通知,因其在校期间多次获得歌唱比赛大奖,学校决定让她留校,职务是校医院财务。“生命以痛吻我,我愿报之以歌。”鲜敏的积极乐观与永不放弃,一次次为她争取到了光芒。


39岁:再灰暗的人生也不惧怕“从头再来”

在学校医院工作的鲜敏生活有了新的奔头,后来她认识了先生汪云,成了家,有了可爱的儿子。2006年,生命就像一个嫉妒她幸福的孩子,又一次对她摔门而去。在多次摔跤后,鲜敏住进医院,被诊断为因长期受力不均而导致的左腿髂骨骨质变质,要根治只能换骨,保质30年,这个手术什么都好,但遗憾的是一生只能做一次。医生建议她“忍无可忍”时再做手术。

2007年,鲜敏不得已选择了提前退休,那一年她39岁。

在虚度了2年后,鲜敏决定“重头再来”。2010年,她和朋友一起合资收购了一家小型物流公司,做起了物流配送。虽然物流公司小,但生意还算红火。

可就在2012年,因公司驾驶员操作不当发生了一起车祸,鲜敏不得不卖掉公司赔偿伤者。后来,她又和朋友开了一家机械设备厂,接的都是大业务,却因为回款难,机械设备公司也最终停了产。


49岁:梦想带着翅膀“飞上天”

兜兜转转,人生再次进入灰暗,鲜敏也快50岁了,腿疾也越来越严重,右腿的严重萎缩已造成两条腿的差距达6厘米,走起路来越发疼痛。当所有人都认为她应该不会再“折腾”了时,2016年,鲜敏又做出了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决定,她还要创业,这一次的项目是研发工业“无人机”。

“我一生没能正常地走过路,特别想尝试一下飞起来的感觉。”当在朋友的引见下认识了“无人机”时,鲜敏的内心又燃了起来。当时重庆的无人机市场还无一个本土品牌,鲜敏将市场分析给家人听,希望家人能够支持。母亲听了急了,立即召开家庭会议,要求她放弃创业。先生汪云听了也劝她:“我们快50岁了,不缺吃不缺穿,儿子也大了,干嘛还要折腾呢?”鲜敏明白,汪云是心疼她,怕看到经历了多次人生起伏的她再受打击,更不希望她太累。另一方面,如果失败了,二人奋斗一生的财富可能也一瞬间化为乌有。

可鲜敏对工业无人机像是着了魔似,挂在心里放不下,每天都在调研分析市场,网上查找资料学习,最终家人选择了支持。2016年9月,鲜敏卖了一套房,成立了重庆唯一一家本土品牌工业无人机公司——重庆芸中鹰航空科技有限公司。

鲜敏与重庆大学物理学院联合打造了无人机研发实验室,为初创期的公司注入了人才、技术力量。公司成立起来,人才也从四面八方聚拢。2017年1月,公司首个产品隼6120开始研发,6月,隼6120宣布试飞成功。

正式试飞那天,鲜敏既期待又紧张。在巴南区云计算产业园外的空地上,当研发人员打开摇控器,让6个飞速旋转的旋翼带着隼6120缓缓离开地面飞向天空,鲜敏像个孩子一样兴奋极了。看着无人机携带的摄像头传回的实时图像,鲜敏说,她感觉无人机就像一对翅膀,带着她飞上了天,在天空中自由地翱翔。无人机所到之处,都让她感受到肆意“飞翔”的感觉。

鲜敏说,隼6120虽然可携带摄像头,但它并不是拍摄用无人机,而是应急救援用无人机,它可携带探测器、投掷器、喊话器等,在有人员被困需要救援时,它还可将5公斤以下重量的物资带到被困人员身边。2017年渝洽会上,“隼”收获了大订单,澳门龙星轻型飞机有限公司、成都沃托玛腾科技有限公司在展会现场与鲜敏签订了无人机采购意向合同,合同总金额达600余万元。

之后,隼4120、山鹰1号、2号植保机、翼歌天然器管道巡察无人机也相继研发成功。


“隼”是救援队,它可以代替救助人员完成多项任务;

“山鹰”是超级劳动者,喷洒喷雾效率高,让病虫害无处遁形;

“翼歌”是望远镜,轻轻地飞起成为天然气管道巡察员的眼睛

……

“去年,我们出动了3台山鹰系列直保机,用了一周的时间完成了巴南区1万亩松林白僵菌病虫害防治任务。”说起公司里的这些小宝贝们,汪云已是十分自豪,如今他也全身心地投入到妻子执拗着开创的这份事业中,并乐此不疲。


重庆首支无人机“女飞手”队成立

8月8日,鲜敏的无人机亮相巴南区“创业创新·巾帼引领行动”推进会现场,在重庆茶叶集团基地,几名“女飞手”操控着几架无人机飞上天,当天,经重庆芸中鹰航空科技有限公司培训合格的15名女性组成的女子无人机“飞手队”正式成立。

张清凤,既是女飞手队队员又是巴南区石滩镇顺友稻米种植专业合作社的一员。张清凤说,合作社购买了一架山鹰2号植保机用于水稻病虫害防治,她是唯一的飞手,五分钟左右她能完成10亩水稻病虫害防治药物的喷洒。张清凤说:“有了无人机,我们不怕热天作业,而且它作业效率高,喷雾效果好。”

“我们的‘女飞手’队还可对外面向农业、林业提供农作物、树木病虫害防治、营养液喷撒等无人机作业服务。”鲜敏说,工业无人机让农活变得更轻松、让工作变得更高效的那一天,已经到来。可喜、可庆,自己是推动其进步的一员。

罗曼·罗兰曾说,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是在认清生活的真相后,依然热爱它。亲吻生命的伤口,活得清透却又从不畏惧,这就是鲜敏。

是的,这一辈子她都走不好路,但是,她还可以飞……


来源:中国妇女报

© 2015 重庆市残疾人联合会 地址:重庆市江北区盘溪路406号附10号(江北石子山体育公园内) 邮编:400021
电话:023-63651188 隐私安全 技术支持:重庆方德 渝ICP备14002147号 今天的访问量为:1028 人 当前在线人数:55 人 总访问量:1687478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