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重庆市残疾人联合会网站
无障碍版
纯文本通道
内部系统入口
首页  > 自强人生作品展示
相关分类



beginsound
最惬意的旅行
发布单位:重庆市残疾人联合会 发布时间:2016-12-28

如果要拟定一场惬意的旅行,之于我,不是京津沪,不是港澳台,不是新马泰……而是回乡。回乡——回生我养我的故乡。那里,有我熟悉的一草一木,有我曾经的成长足迹,有我慈祥的爹娘,有我纯朴的乡亲。故乡,永远是我梦萦魂牵的地方!

欣欣然坐上客车,渐渐远离了居住的城市,向着记忆中的故乡进发。

近了,近了。打开车窗,视野变得愈来愈开阔。那挟着浓郁的乡野泥土味儿的清新的风,一阵阵潮水般汹涌而来,浸入我的呼吸,让我舒爽无比。

下了车,双足踏上松软而馨香的土地,便情不自禁地想振臂欢呼:故乡呵,我回来了……放眼四望,云朵悠然地在远处的山岗上徜徉;鸟儿尽情地在空旷的原野里飞翔;山坡上,树木葱茏;田野里,庄稼茂盛;还有那参差错落的农舍,那蜿蜒盘旋的小路,那袅袅飘升的炊烟……构成一幅唯美的田园画面——这是我心目中最诗意的风景。侧耳倾听,虫鸟的啁啾声,溪涧的流泉声,牛羊的叫唤声,鸡犬的鸣吠声,乡民的吆喝声……汇成一部乡村特有的的交响乐——这是我意识里最醉人的天籁。

“美不美乡中水,亲不亲故乡人。”我是喝故乡的水长大的;故乡的水,醇甜、清冽、滋润,且极养人。它养育了一方乡亲,孕育了一方乡情。它是我血液里最重要的元素,是我生命里永不枯竭的源泉。每回一次故乡,当我美美地品咂着那润彻心脾的乡中水,旅途的疲惫便一点点消融,涉世的烦忧便一点点淡去……

行走在故乡的怀抱里,见着久违的乡亲,那泥土一般朴质的笑容,那山泉一般清澈的问候,令我感动不已。岁月流逝。儿时的伙伴,都已人近中年;见着面时,手与手有力地相握,已胜过万语千言。执手相望,彼此都已一脸的沧桑模样。那些谁家的孩子,见着面时,让我犹有“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的几许感触。而儿时的叔伯们,都已鬓发苍苍;见着面时,他们用虽苍老却极熟悉的声音,分明地唤上一声我的小名,便登时叫我热泪盈眶……

从野草丛生的乡间小路,一路寻踪而行。一阵百折千回,曲径通幽处,终于见着绿树翠竹掩映下的老屋。老屋的环境,是身居城市水泥丛林中的我最心仪的憧憬。到得老屋院坝,见着敬爱的爹娘。彼此惊喜着呼唤过对方,再相依相携着进入屋内。坐定,寒暄;再一道动手做饭;而后,围于一桌进餐。父母用柴火做出的饭菜,很香,很令人回味,是我在外面所吃过的任何一种美食都无法与之比美的!饭后休憩时,与爹娘的倾心闲聊,是尤为美好而温馨的时光。心灵的交流,亲情的融合,是其间最真的主题。探望年迈的爹娘,是我回乡之旅的一大重要理由!

老屋里的一切,包括一张悬挂于墙上的老照片,一本搁置在旧书架上蒙了尘灰的连环画,一把我曾经坐惯的旧藤椅……他们都是极有质感而带有温度的旧物,总能勾起我几多往日的回忆!

我还抽空到老屋所在的院子里四下走走。原本一座规模庞大且人户集中的老院子,如今已分崩离析,相当一部分人户已搬迁出去,在附近修建了独栋小洋楼;余下的为数不多的人户,还固执的守住一方萧条而冷落了的院子。加上一般的年轻人都外出打工,留守的基本是老人和孩子。我在空落落的院里走动时,在暖暖的阳光照射下,远远见着赵大爷正蹲在自家屋门口,悠然自得地抽着旱烟;小孙子则坐在一旁的小凳上,拿着笔在面前的本子上专心致志地写着什么。一条大黑狗也四平八稳地躺在赵大爷的膝前打着盹儿。我不忍打扰眼前这一片宁静,轻轻走开去。以前的老院子,是多么的热闹呵。众多邻居聚在一块,大人们谈天说地,孩子们做着游戏;说笑声,吵嚷声,此起彼伏。如今,呈现在我视野里的,是院子中心那一片安安静静的院坝,院坝东北角那一株依然挺拔的老黄桷树,院坝外那一片依然茂密的竹林……我在院子里久久流连着。我忽然明白,其实,今生里,我不曾也永远不可能真正走出这个地方!

赶乡集,是我回乡之旅的又一重要组成部分。时过境迁。乡集的面貌已今非昔比。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替代了曾经的低矮建筑;宽阔平整的硬化街道,替代了曾经狭窄凹凸的泥质地面。曾经的旧铺面已然作古,取而代之的是洋溢着现代气息的各类新店面。乡民们的衣着打扮,也与焕然一新的集市面貌相互融合:再见不着粗布褐衣,着新时尚新款式者比比皆是。可是,尽管集市变新了,人的外表变靓了,乡民们朴实厚道的本质却未曾有多少改变。在集市上兜游,不管是闲散的赶集者,还是商铺的卖主,他们善良的眼神,温和的语言,谦恭的态度,以及骨子里透射出来的那份乡里人秉性的朴质与坦诚,给我极好的印象;回到故乡,见着这些可亲可敬的乡民,怎不让我有回家的感觉——乡亲的涵义,应该便诠释如此吧!

在热闹而光鲜的新集市的西北一角,还幸存有一条狭长而冷僻的青石板铺成的老街。我信步走入老街深处。先前的仪容还在,只是大都已空寂无物。我慢慢地向前走着,恍如穿行在时光隧道里。那些昔日的光景,在眼前历历展开来:散发着微微酸馊味儿的油盐酱醋铺,卖水果糖和针线的小商店,经营香喷喷黄澄澄的老面馒头和令人垂涎三尺的土扣碗的小餐馆,还有香气扑鼻的榨菜籽油的老油坊和随时叮当作响的铁匠铺……如许繁复的旧物事,如陈年的老酒,在记忆深处沉淀下来,幽香馥郁!

我是故乡天空里放飞的一只风筝,是故乡大河里流出的一条小溪,是故乡丛林里飞出的一只雏鸟,抑或是故乡琴弦上滑出的一缕颤音。乡音难改,乡情难移。故乡是我的根所在,是我的魂所依。不独我,天下哪一位游子,与故乡的渊源不是如此呢?之于古人,乡情是“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是“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之于今人,乡情则是一抹挥之不去的《故乡的云》,是一杯醇浓无比的《九月九的酒》……

我计划着有朝一日,当人生的一切都已风烟俱尽,我便回到故乡的怀抱,在田园生活里安度暮年;或者至少在百年之后,让我的骨灰连同魂魄回归故里,获取最终的宁静与安适,以完成一场真正意义上的最完美最惬意的旅行!

作者:向墅平(肢体残疾)


© 2015 重庆市残疾人联合会 地址:重庆市江北区盘溪路406号附10号(江北石子山体育公园内) 邮编:400021
电话:023-63651188 隐私安全 技术支持:重庆方德 渝ICP备14002147号 今天的访问量为:206 人 当前在线人数:164 人 总访问量:162749 人